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亦作蒹葭

莺飞草长的三月,他离开故乡,一个人踏上了江湖。
此后很多年里,他时时想起故乡的云,和像云一样飘逸美丽的女子。
在踏上江湖之前,他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传奇。江湖里来去久了,他才明白,传奇是天边的霞,水底的花,永远是视线之内触及之外的东西。
他后来成为江湖上漂泊的那群人,如岸边随处可见的蒹葭。诗意,理想,却又无比寻常的蒹葭。


曲:宗次郎-无垢

词:迟锦(何千笑)


【乘兴入江湖,兴尽不得返。】


最初是心上的一点朱砂

慢慢长成一树芳华

枝头上三千种牵挂

缠不尽梦里的他


素指拨一曲琵琶

弦上相思赠与他

杯中的水月镜花

我亦将纵情饮下


最后的道别中盛满风沙

少年遥遥牵着瘦马

梦里行侠醒时喑哑

看不透人心复杂


走过那海角天涯

手中金刀映月华

独坐看水边蒹葭

叹息着江湖太大


一壶酒饮罢岁月任他

江湖客谁曾归家


后记:

这首词赠予社内很喜欢的一名歌手,他的名字叫做蒹葭。

他唱歌也许算不上顶好听,也谈不上许多技巧。但每次听歌,都会有一种似乎这声音融化在心上了的错觉,熨帖肺腑,五内俱暖。

徐克在东方不败中说道,人心即江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错综复杂的人世间,即使在网上,也逃不脱纠葛缠绕。是以纯净的声音显得格外珍贵,即使不够完美,也足令人沉醉其中。


蒹葭苍苍,是上不得正史却三江五湖随处可见的一种植物。最深的印象,是椴公在《开唐·教坊》写到的人物,肩胛。
“蒹葭,那是初生的芦苇......此后错入红尘,叫来叫去,人人都称我为肩胛了”
“你看到一个人的身体,其实就会了解他的一生。一个男人的一生是什么样的?他初生时有如蒹葭,命贱如纸,可青翠如许;那以后,学会了韧,韧后会学会强,学会锋利,学会挺起自己后背的胛骨,让它对峙如峡,对展如翼;让它如两把兵器,护己终生,不可轻侮。”

在斜晖中摇曳的,不论是诗经中的蒹葭,耆卿放舟五湖半生擦肩的蒹葭,或是椴公的江湖里毫不起眼的蒹葭,都曾在某些人心底扎根,伴着急急流年和滔滔逝水,终究成为不可替代的回忆。

【亦作蒹葭:http://fc.5sing.com/12513048.html

16 Mar 2014
 
评论
 
热度(10)
  1. 命如草芥笑哥儿哟 转载了此文字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