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巍澜衍生】【浮沉CP】白日微焰 4|圈套

【罗浮生 x 韩沉】

摸鱼写着玩儿~OOC预警。

罗浮生现代AU:岚市珑府夜总会幕后老板。涉赌涉毒涉黑,还涉及一桩连环杀人案。

韩沉黑盾组副组长,组员为冷面、唠叨、周小篆。(暂时不引入白锦曦)


写在前面的话:

1. 预警:本章没有车。有肉沫!

2. 关于HE:我一直觉得,只要不是死Lock,真的都可以HE。有甜甜蜜蜜的HE,也有脱几层皮的HE。有求仁得仁的HE,也有相忘江湖的HE。每一个人对圆满结局都有不同的认识和期待。

3. 我是个好人。我不虐人。

4. 继续谢谢你们的喜欢!っ💗


依然坚持HE。

依然被BY和韩神锁死🔒


白日微焰 1|珑府

白日微焰 2|暗访

白日微焰 3|重逢

白日微焰 4|圈套


暮色四合中,罗浮生在想韩沉下午在打斗时脱口而出的,冷硬脆生的那一句。

 

——职责所在。

 

说这话的时候,韩沉没有一丝一毫迟疑,仿佛天生就该如此。他整个人就像一柄刚出鞘的名剑,又锋利,又明亮。摄人心魄。

 

那么消瘦的一个人,却偏偏要扛起守卫人民的重担。

 

“愚蠢!“他忍不住骂道。

 

“你在说谁蠢?“身后一个略哑的声音传来。韩沉醒了。

 

罗浮生转过头,韩沉正在小幅度地挣扎着,被高高束起来的双手正悄悄地朝自己袖口摸去。看到罗浮生在看他,韩沉立刻停止了动作,平静而高傲地抬眼瞪回他。

 

罗浮生暗暗觉得好笑,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朝床的另一头努了努嘴。


韩沉扭头一看,顿时沉默了。

 

 “你怎么知道我来?” 他干脆利落地放弃了挣扎,转而冷静地问道。

 

罗浮生依旧没有说话,他又抬了抬下巴,示意韩沉自己看桌子前巨大的监控屏幕。几块大屏幕上都是韩沉今天在珑府暗探时的回放。

 

韩沉咬咬牙把脸别开,算是彻底认了栽。

 

罗浮生终于从落地窗前站了起来。

 

韩沉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暂时受制于人不代表没有脱身的机会。他几乎立刻看到了罗浮生手里握着的枪——他的警枪。他要干什么?!

 

但罗浮生只是走到墙边去开了个灯,柔和的光线顿时洒满了整个房间。

 

“不过韩警官要来珑府这件事,我倒是早就知道的。”他顺手关掉监控,回头笑道。

 

——语调轻快,看起来还没有要动手杀他的意思。

 

“为什么?”顺着罗浮生的话,韩沉继续问道。即使身处下风,韩沉的话依然简洁有力。他的目光仍牢牢跟着他持枪的左手。

 

——罗浮生是个左撇子。

 

 

“因为,碎尸案是我报的案。”

 

碎尸案是我报的案。

 

这一整天所有的冲击,包括他身手不敌、对打败北、甚至包括他像这样被另一个很可能是凶案嫌疑人的男人铐在床上,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抵不过这一句话带来的震惊。

 

一直以来都很能控制表情的韩沉,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明显的惊讶的表情。他一瞬间放弃了刑警的警觉和灵敏,他的目光直直地朝罗浮生射来,上下打量着他,只差在脑门上写上“我 不 相 信“四个大字。

 

还未等韩沉消化这份震惊,罗浮生又开口了。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而且你一定喜欢。”

 

他抬头看了看时钟,“稍安勿躁,韩警官,只怕很快就到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是在戏弄自己,而自己,只能被绑在这里任他戏弄。

 

出离的愤怒下,韩少爷的脾气不小心打败了韩警官的谨慎,他不管不顾脱口骂道,“你他妈把我铐在床上,是为了送我一个我喜欢的礼物?!“

 

他鸦羽般浓密的睫毛随着他的怒气微微颤动着,仿佛要扫进罗浮生的心里去。他从未看到过韩沉如此鲜活生动的表情,一瞬间竟然有些失语。

 

这个男人是他的,罗浮生想。而他想要的男人此刻正躺在他的床上,怒气冲冲,双手被铐,任他所为。

 

一瞬间罗浮生的脑海里浮起了千百个隐秘而香艳的念头。

 

欲海无边。每一片水花里都有一个韩沉。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韩沉发泄完怒火就立刻有些后悔了。他素日里并不是一个轻易动怒的人。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实目的,不知道他所说的是真还是假,甚至于他仍然受制于他。可他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泄了自己的情绪,仿佛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正邪莫辨的对手,而是一个和自己很亲密的人似的。

 

韩沉立刻又意识到,罗浮生此刻正从头到脚细细打量着他,眼神里似有暗沉沉的火焰跃动。明明自己浑身上下整整齐齐,他却莫名有一种自己不着寸缕的错觉。

 

这个眼神让他觉得害怕。

 

一阵老式的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划破一室寂静而暧昧的气息。

 

电话铃是从韩沉身边响起来的。

 

还未等韩沉反应过来,罗浮生已经走了过来,径自取过电话,接通,公放,甚至贴心地把电话放在了离韩沉更近一点的地方。 

 

周小篆轻快的嗓音顿时从电话那头传来。

 

“韩神,凶手已经抓到了。徐法医那里已经验过DNA了,说是没有问题!”

 

“你那里怎么样,顺利吗?”

 

韩沉低着头,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罗浮生。他正斜倚在墙上,漫不经心地翻来覆去看他的警枪。

 

——你韩神今天阴沟里翻了船,正屠刀悬颈,任人宰割。

 

他咬了咬牙,若无其事低声回应,“知道了,我这里没有收获,马上回来。“

 

罗浮生无声笑笑,上前替他把手机挂断。

 

韩沉沉默了很久,突然抬起头看向罗浮生,他的眼神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只是还有一丝隐约的迷茫,仿佛真相临近最后一刻,却有个难以解释的动机似的。

 

罗浮生看着他,眼里尽是赞许,不愧是警厅第一男神。果然,韩沉下一秒就开了口。

 

“罗浮生,你为了引我进珑府,这个圈套做得够深啊。“

 

“若非如此,你韩警官清白之身,怎么肯踏入珑府这样乌烟瘴气的地方。又怎么能像现在这样,和我平心静气地对话呢?”

 

双手被铐了许久酸疼不已的“平心静气”的韩警官冷着一张脸。

 

“凶案真的是你报的?”

 

“是。”

 

“嫌犯是你派人送的公安?”

 

“是。”

 

“为什么?”

 

“你刚才已经替我回答过了。“

 

为了你。

 

韩沉又沉默了。

 

“你放了我吧,我不追究你袭警的罪名。”

 

罗浮生突然轻笑起来,他走到韩沉身边,俯下身去几乎要贴在他面上。

 

太近了。韩沉忍不住别开脸,再度别扭地挣扎起来。

 

“我做了那么多事,替你抓了个犯人,破了个大案,还被你踹了一脚。放开你,总得有点好处吧,韩警官?”

 

韩沉刚想说话,随即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受到如此巨大的冲击——罗浮生低头吻住了他。

 

他吻得很凶狠,舌尖肆无忌惮地探入韩沉口中,强迫他张口迎合。

 

他侵犯着韩沉温暖口腔内每一寸地。

 

韩沉拼命地挣扎起来,抬腿想要踢他,却被罗浮生轻而易举地压制得动弹不得。

 

他转而舔舐着韩沉两瓣薄而性感的嘴唇。和强硬的韩沉全然不同,他的双唇如此柔软,如此温热,如同雪地里一蓬未烬的火种,对流浪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归宿。

 

罗浮生看向韩沉,他闭着眼,正抗拒又沉迷地接受着他的亲吻。罗浮生下意识用力咬了一口,血立刻就渗了出来。他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他没有细想,只是飞快地把手朝床头伸去。

 

咔,手铐打开了。

 

罗浮生很快抽身站了起来,把手铐和枪都放在韩沉面前,脸上容光焕发,仿佛做了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似的。

 

韩沉唇角染着血迹,衬衫被罗浮生不规矩的手“无意识”地扯得七零八落。他愤怒得几乎黑了脸,整个人散发出修罗场的戾气。

 

他跳起身来,狠狠地用手背擦着嘴,一手捞回自己的枪,抬手就顶在罗浮生心口。

 

罗浮生依然笑得开心极了。“韩警官,“ 他悄悄把手伸进口袋里,韩沉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握枪的手威胁般用力朝前又顶了一顶。

 

罗浮生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

 

“韩警官,如果你愿意,下次我可以正正经经约你出来。我保证,至少酒一定比珑府的好喝。”

 

“而且,我保证不再偷吻你。”罗浮生把名片轻轻塞在韩沉的外套口袋里。

 

“哦对了,下次就不要再带绷带了,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伤的。“

 

韩沉无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狠狠地瞪了罗浮生一眼。

 

——不会受伤,这是什么。

 

但他终究还是收起了枪,罗浮生并不是这场碎尸案的凶手,他也没有任何需要他韩沉开枪的罪行。韩沉不会承认,刚才的吻他也有一点沉迷。

 

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会觉得这个吻,有一点熟悉。

 

 

韩沉带着一身寒意推门回到省公安厅的时候,周小篆正在电脑前整理连环碎尸案的结案报告。


“周小篆。我要罗浮生这个人的背景和资料。所有。尽快。”


“是,老大!”


他不再说话,脱下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接着把自己整个人都埋了进去。这一天的波折让这个强悍的男人都已经精疲力竭。


整个警厅都被那个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他自己甚至......韩沉忍不住心头又冒起了火。他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又是来自于哪里?

 

他开车回警厅的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罗浮生在和他对打的时候,明明用的都是右手,握着酒杯的是右手,夹着香烟的也是右手。

 

可是为什么,他在拿枪的时候,那么自然而然地用了左手?

 

 

而珑府这一头,罗浮生一个人看着空空的凌乱的床单。一室寂静,高傲的韩警官已经走了很久了。

 

韩沉,我不动你。我要你有一天,自己心甘情愿地躺上来。

 

韩沉,刚才那个吻,我觉得很熟悉,你有没有感觉。



To be continued.


15 Aug 2018
 
评论(36)
 
热度(303)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