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镇魂】【巍澜】《终章之前》三

#巍澜#

#剧版镇魂#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沈教授被绑在天柱上之后发生的事情,努力想按照剧版镇魂情节写个我期待的结局。

设定沈教授使用长生晷和赵云澜共享生命,导致虚弱得不堪一击,被面面抓住。

设定面面是个合格的鬼族,唯一的情感是——emmmmm,兄控。

设定赵云澜直到最后的最后终于发挥出了他镇魂令主的威力。

设定失踪全剧的镇魂令终于王者归来了(镇魂令OS:黑老哥,小澜孩,最后还不是要靠我)

设定赵云澜平时所用为镇魂符纸,真正的镇魂令另有他物。

 

必须是HE。

 


一. 沈教授还被绑在天柱上


二. 是赵云澜,还是昆仑君?


三. 小鬼王的回忆杀,赵云澜闯地星救人


“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小鬼王俊秀而天真的面容从遥远的记忆里突兀地浮现到赵云澜眼前,是沈巍又不是沈巍。

 

他没有沈巍的冷峻和克制。眼神里一分无辜,二分钦慕,还有七分无遮无拦的情意,小心翼翼靠近的模样让赵云澜觉得有些可爱。真奇怪,分明是幽冥中孕育而出的魔物,却有比诸天星尘更加夺目的眼神。

 

于是看遍了山海绵亘风清月朗的昆仑君,一不小心就沉沦在小鬼王生涩而多情的眼神里,脱口喃喃道,“小巍,如果有一天我在这世上消失了,不要找我。这世间有山水地,处处是我,你只要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的。”

 

——不要,不要为了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不要,不要为了找我,让自己千载万载地寂寞。

 

昆仑君是远古的神祗,神魂散归天地是他最终的宿命。他躲不开,逃不掉,因此他只能闭口不谈爱欲,永远云淡风轻。唯一一次的自我放纵……昆仑君低头看了眼小鬼王,无奈一笑。


巍巍山河是他昆仑君的化身,他却把自己赠予小鬼王当了名字。从此他们的命运会相互纠葛,山与鬼再难分开。

 

闻言,靠在昆仑怀里的小鬼王浑身一震。他别扭地移开了眼睛,眼角却泛起一点委屈的嫣红。他还是个初生于世间不久的鬼,不明白时间的无限和命运的冰凉,他觉得昆仑君在说一些他听不懂、也并不想听的话。

 

他只是反手搂住昆仑君的腰,在九千尺下幽冷的夜里,让自己贴得他更紧一些。

 

 

“小巍……” 赵云澜站在沈巍的卧室里,不知不觉间泪水流了满面。

 

原来,那些他觉得熟悉的、恍若前尘的亲昵,都是再真实不过的存在。那个被沈巍在幽暗的夜里反复念诵过的名字,就是他自己。他亲自给他起了名字,也亲自把自己交给了他。

 

却原来,他还是让小巍千载万载地寂寞到了现在。

 

赵云澜再转过身时泪水已经不见了。一双通红的眼里,是滔天怒火和昆仑君万年的回忆凝结而成的幽暗底色,冷厉如寒冰,滚烫若业火。大庆在边上默默瑟缩了一下,作为活了万年的昆仑君的猫,他能够分辨得出来,赵云澜此刻只怕是恨自己比恨鬼面更甚。

 

赵云澜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喑哑,“我要去把小巍救回来。死猫,你有办法进入地星,是不是?”

 

“就算恢复了昆仑君的记忆,你也只是一介凡人而已。即便你硬闯进了地星,你又怎么和鬼面正面硬抗?”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告诉我,我怎么才能进入地星。”

 

大庆沉默了很久,久到赵云澜觉得大庆不会再回答他的时候,他听到了三个字。

 

镇魂令。

 

赵云澜突然就愣住了。镇魂令主做了这么多年,总是以镇魂符纸催动镇魂令以号令九千幽冥。他的确从未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未见过镇魂令。祝红,汪徵……他们的确是镇魂令契约之下与他同行的伙伴,可是为什么他自己从未缔结过这样的契约?

 

赵云澜觉得他和镇魂令极为熟稔,仿佛是同根同源,可以呼之欲出。可到底是谁,切断了他和镇魂令的联系,为什么。

 

“镇魂令在斩魂使大人手里,”大庆继续道,”如果大人的确困于地星,以镇魂符纸催动镇魂令,就可以把我们带到他身边。“

 

只希望,这一次可以改写既定的宿命。

 

 

 

与此同时,沈巍突然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他只一动就感到全身都在剧痛。鬼面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都尚未愈合,血肉绽开的景象触目惊心。而这束缚着他的铁索似乎还在消融他千方百计凝结起来的能量。

 

他醒过来,是因为他突然感受到了赵云澜身上能量的波动变得暴烈起来,如同爆发奔腾山洪,充斥着最深沉的悲哀和痛苦。这痛苦太过真实,竟让沈巍的心口也随之一同剧烈地抽搐起来。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小巍……小巍……”一声一声,温柔又悲哀。他突然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不可能!不会是那个人。

 

他曾于万年之前,眼见山川崩裂,万鬼恸哭。是他亲手封印了昆仑君的神识与神力,将之送入轮回以求其安。而自己则千载万载往返于两地之间,踽踽独行,只为替他守护苍生。

 

苍生是昆仑君以神格对盘古发下的誓言,盘古神魂散后,由昆仑君和苍生共存亡。一万年过去,凄厉的鬼王一点点蜕变成温润如玉的君子,看起来竟有一些神的模样了。但在他心里,苍生不过只是一个人。一个和苍生与共,又隐于苍生的人。

 

不会的。不可能是他。他绝不会让神的宿命吞没他的昆仑。

 

鬼面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沈巍眼前。

 

“哥哥,”他阴柔地笑着,“你的赵处长就在来的路上了。”

 

“看起来他对你的心,恰如你对他的心一般。是不是该恭喜你呢,我的哥哥?”

 

“只可惜,肉体凡胎就敢往地星闯,“鬼面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没有了你这斩魂使的庇佑,这一次恐怕是要他有来无回了。“

 

沈巍突然抬起头来,朝着鬼面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却极为温柔惊艳的笑容,即使满面血污,也挡不住那双眸中突然绽放出的绝世光华。

 

鬼面弟弟在那个笑容里突然失去了话语能力。

 

“一万年前我就护住了他,如今我自然仍要护他。你大可以一试。“


TBC.

下一章小澜孩就要去救巍巍了!

22 Jul 2018
 
评论(1)
 
热度(75)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