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记梦·1

  红衣的舞者在地铁站里跳了一辈子的舞,就在石头旋梯的下端,看不到天光的角落里。大大的广告牌在后面日夜炫目地亮着,她跳着一支弗朗明哥,裙摆散开如夕照暖红的光芒。她旋转着,明艳的脸上渐渐挂下泪水,她等不回来那个人,转尽了余生也等不回来了。

  她苍白着脸问,他去哪里了。

  他死在了遥远的异乡,把魂葬回了你心上。他看你跳舞看了很多年,你却不知道。每次流眼泪的时候,便是他在呼唤你了。

11 Feb 2014
 
评论
 
热度(3)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