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海上梨园】

  海上梨园就在上海城隍庙九曲桥的正面。重新修整后,如今熙来攘往的游客们大都会走马观花地抬眼瞧上一瞧,赞一句气派,回头也便忘了。上海发展太快,新兴的繁华转瞬间就覆盖了旧时的繁华。这座戏楼子修葺一新,却也只剩下了一座空空的躯壳。


【海上梨园】试一出

  一九五三年初春,上海尚未从战后萧条中恢复过来。十里洋场的一切都沉寂了,连春风都有气无力。脂粉干涸,簧管喑哑,女人们把婀娜的旗袍压在了箱底。有些背景的,大抵都已登船去了香港,剩下些无权无势的小人物,侥幸熬过了战火纷飞,哪里都是一样地活,卑微地活。

  这日九曲桥前来了一个人,说不上年龄,似极老又似极为年轻。只着一件极单薄的青色夹袍,佝偻着身躯,却带着一顶十分贵重的貂皮帽。风偶尔吹起他未被遮严的几绺发丝,细看之下,竟已全白。

  “瞧,那个疯子又来了。”有人在说。

  他充耳不闻,缓慢地穿过九曲桥,朝那个已经破败不堪的戏台子行去。不知为何,离那戏台子越近,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行到第九曲时,两行泪毫无征兆地从他面上滑落,他陡然间嘶声而笑,笑罢竟又哭起来,果真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哭笑之间,他已踉踉跄跄地爬上了那个老戏台子。

  木头楼梯发出吱嘎的响声,仿佛岁月沉重的叹息。他走的很熟练,就像走过了成千上万遍那样。直上到最高层,他在台中央站定,蓦地双手挽起兰花,醉步走了个回场,启唇唱了起来。几句过后,音色之清亮,令谁也难以想象,这是刚才那个声音嘶哑如疯子般的男人。

  台下渐渐围拢了一群人,一个老头声音沙哑地开了口,“你们说他疯子,只怕哪整个大上海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疯子来。当年若是能请动他去一出戏,那个戏楼子必定满座衣冠,宾客盈门。只可惜,后来那个人去了香港,不知是何原因,并不曾把他带上。解放后,唱戏的都没了着落,唉……”  有人问那个人是谁。老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看着漫天纷飞的柳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台上的男子单衣素面,正把一折霸王别姬翻来覆去地唱着。烽烟初定,人心仍惶惶然,谁能安坐看一出乱世风华的戏。人群闲话几句,也就各自散了。

  只有老头仰着头,看台上那人几步行过万水千山,兀自唱着别离。耳边仿佛锣鼓喧阗,人声鼎沸,隔夜堂会初罢,戏台子旁栽着的白梅飘飘荡荡落在锦缎戏靴旁。“夏老板。”他听得有人如此唤道,抬起头,眼里映入灯火辉煌处风华绝代的夏玉双。  


粉墨退场

选曲:霹雳-留心相守

填词:迟锦(何千笑)



A1

听 春风几里来相和

他又扮起这出戏 这一折

杨花漫天如雪色

似当年满堂客


A2

醉步走千里 帘栊隔

遍地关山又如何 行不得

鬓边叹息谁记着

泪眼有脂粉遮


B1

隔墙白梅已先坠

流年不问是与非

昨夜楼头封贵妃

今朝有素衣难归


A3

听 流莺啼遍最高枝

青袍窄袖且当他 绮罗织

挑折绕叠千般事

最后过场一次


A4

长安烟雨 谁复相识

三千子弟醉东市 谁人知

世道更迭寻常事

说什么不得志


B2

醉里浮生且莫辞

千古犹为风月痴

曲终人散语空室

再美亦不过如此


挑折绕叠千般事(几缕春风似旧时)

最后再过场一次


【粉墨退场·海上梨园试一出:http://fc.5sing.com/12373655.html

03 Feb 2014
 
评论(1)
 
热度(1)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