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脂粉街 第三章

文/迟锦

第三章

  一时无话,只有灯烛哔剥之声。小老板张晏在柳传烟的眼中看到双颊酡红的自己。今晚那人的眼睛格外晶亮,仿佛有火焰在跳动,这让他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见到柳传烟的时候。那天阳光很好,那人出现在他的胭脂铺子门口,掀开门帘朝里张望,阳光落在他的发梢眼角,又随着肩头滚遍了全身,那天他的眼睛也是一般的亮,仿佛盛满了铺天盖地的光。

  小老板想着想着就笑了。他给自己取字惜之,大约从那时起就存了心了罢。自己虽生于商贾之家,可从小跟着隔壁先生识文断字,胸中也自藏了不少诗词文赋,如此昭然的亲密称谓,他又如何会不省得。

  “小晏……”柳传烟突然低低地喊了一句,声音低沉而柔软,仿佛只是喊给自己听的,并不期待任何回答。

  小老板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应声抬头看向柳传烟,不经意间就跌落进了温柔的双眸里。小老板惊讶地睁圆了眼睛,因为他竟在那双蕴着温柔笑意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丝脆弱和疲惫,如同柔软的绸缎中突兀的划痕,刺目惊心。

  在他的记忆中,那人从来都是凤歌笑孔丘的,虽是秀才相公,却比一等读书谋取功名之辈多了一身落拓和不羁。虽然,眼底时不时会流露出一点苍凉的讥诮,看在张晏的眼中,却依然是不肯服输不愿折腰的傲气。这么想着,小老板又朝柳传烟笑了一笑。他想用笑容抚平那道刺目的划痕,想让他安心来,继续他的傲气。

  柳传烟有很多话想和面前的人说,他很想告诉他自己对他的渴望,把这些年来的等待和相思都说与他听。可是语言一旦出口就显得那么苍白浅薄,一如泛梗飘萍,无处扎根,遑论发芽。他不愿让他的少年平白期待,空自欢喜着。何况,他还有那些个龃龉的家事,不时伺机要在他身上添出一个个鲜血淋漓的伤口来。

  “小晏……”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又喊了小老板一声。他想,等到自己能够替心爱的少年挡住风刀霜剑的世道相逼时,再来求他的一世相伴罢。既然不想等太久,就努力尽快扫清障碍好了,这么多年苦中作乐地走来,如今良侣在侧,正是美景良辰赏不尽,又何必想那等不愉快之事,流露出软弱之态徒惹小晏难过。看着小老板面上的担忧,柳传烟长舒一口气,笑道,“今天真个有些醉了,教小晏笑话了。不过古人说秀色可餐,我看却是秀色可醉呵。”

  “真是醉了,”小老板瞪着眼,心底却为柳传烟恢复常态而暗自放了心,刚想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慰,突然皱眉道,“好凉,春寒料峭最伤人,夜间露重,还是要加件衣裳才好。”说着起身进了内堂,不多时臂上搭了件大氅出来,绕到柳传烟身后,抖开披在了他的身上,双手绕过他的脖子,仿佛亲昵搂抱一般,小心翼翼地替他把丝绦系住。柳传烟虽说平日和小老板言笑无忌,实则从未如此贴近过,心上人柔软的身体突然偎过来,散落的发丝垂落在柳传烟的颈上,那种细细的痒就一直痒到了心底。

  “喂,还有几日便要到春社了,据说在城西景龙门外设祭,很热闹呢。”

  “小晏若喜欢,我陪你一起去吧。”

  “嗯。更深露重,你当心脚下。长夏,扶着你家公子一点。”

  “知道了,回去吧,难道还要站成望夫石不成?”

  小老板面上飞红,恨恨地跺一跺脚,转身就走。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长笑,终于还是忍不住转头,倚着门扉看那个颀长的风流身影随着灯笼那点摇摇的暖红逐渐去远了。


27 Dec 2013
 
评论
 
热度(1)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