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风景

  走在陌生的地方,看到的一切都是风景。破旧的老屋,过时的标语,船舷上跑来跑去的黄狗,火车弯过一座苍翠大山后扑面而来的连绵绿意和凛冽峭壁,光着膀子的年轻挑夫,用簪子盘发的传统女子,古老的城墙略有崩塌,从石壁上生长出的一株草,车窗外飞速掠过眼前的路牌上古老的地名。

  惯住的城市使人对风景视若无睹,这未眠有些可惜。繁华太过,喜悦是稀有的附加值,需要自己用心寻找,方能窥得一二。习惯于在路上出神(穿马路等等的必须精神集中0 0),看看新开的花草,看看头顶灰蓝的天。

  有时候,上海也能看到碧蓝如洗的天色,云里也盛满了阳光,整个世界明晃晃的格外炫目。有时候傍晚下班,天上铺满了鹅卵石一般的大朵云絮,蓬松柔软,望之可亲。秋天的桂花,冬日里的腊梅,春夏交界时的栀子花,累累的花树盛放到极致的模样,实在令人心醉神驰。

  夏夜出门散步,看到安静的弄堂口有抱着幼儿的母亲在等待下班归来的丈夫。每一代人,都是从这样岁月静好的时光中走过,幼时母亲抱着我等待父亲,不久我会抱着我的孩子等待她的父亲。直到白头,方知一路行来的相知相伴。

  时代能够改变一个城市的外形,但从父母那里得来的幸福的模样,多年来不曾有过丝毫偏差。奶奶年轻时候,卖掉自己的绣品,爱到提篮桥下看一折黄梅戏。母亲年轻时候,穿时新的洋装,和女伴一起逛街看新上映的美国电影。她们相互间,有感情亦有争执,但谁也没有发觉,泛黄的老照片上她们幸福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相似。

  生活的模样,时光的漫长,人情过往,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康。

29 Oct 2013
 
评论(2)
 
热度(1)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