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往来

  心中有杂念,面上却显得冷静。

  人世间要和他人牵绊的事何止千千万万。总有人长袖善舞,天生一副七窍玲珑心肝,足够其应对熙攘往来。也有人心安静一如雪洞,透彻地冰冷,一双净眸看尽过眼的变幻莫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千年前的一句话,始终没有时过境迁。名、利、爱,三足鼎立,三分天下。简直就像威尼斯商人里面那金银铜的小匣子,选择者收获所得,或者被嘲笑。戏剧总是有迷人之处,在于其世故的天真。

  不为名利所扰,不为名利所困,则自然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一直希望拥有这样一个朋友,闲来无事常相见。傍晚洗手作羹汤,斜阳被窗纱滤过,暖软地落在肩上地上,桂花香气馥郁。晚上月亮很好,抱一束新鲜的花登门,坐下来吃茶及闲话,少坐片刻起身离去。没有前言和铺垫,通篇也只是絮絮家常。没有目的性的来往,聚散有时。这样多么好。

  读古诗的时候,除了一些特别知名的诗人,另外格外喜欢韦应物。他在《寄全椒山中道士》中写道: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情致委婉动人,非常蕴藉。 

  还有《秋夜寄邱员外》,在这样如水的秋夜读来最为合适不过: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叔本华有名言,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有这样的朋友,即使独处,也不会感到孤独吧。就像黑暗河面上遥遥一点渔火,虽然依旧独身飘摇,随波上下,却因此不再显得那么寂寞。


29 Oct 2013
 
评论
 
热度(1)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