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梵海云僧

文/迟锦


  这张唱片里面比较出名的是寒山僧踪,为着是大明宫词里的一段配乐,在阴冷的基调里,那段箫声像一阵自由的寒风,冲破宫阙的束缚,自由自在 。

  我却偏爱这首梵海云僧。

  寒山僧踪毕竟在红尘里来去,箫声中带了一丝眷恋,琴音又太过重拙,显得有些匠意。这首梵海云僧琴箫都不多不少,恰如其分,给人一种行云出岫间,空山独往来的潇洒。

  曲子的节奏舒缓,没有一丝一毫的急躁。箫声不紧不慢,娓娓而来;琴声时有时无,信手而至。仿佛信步闲庭,进退由心。宽袍广袖,清风自来。

  云水,行脚僧之古谓,今在日本亦有此专门称呼。是谓僧道云游四方,如行云流水。唐 项斯有《日东病僧》诗:云水绝归路,来时风送船。《封神榜》里更妙:

  纣王曰:“那道者从何处来?”道人答曰:“贫道从云水而至。”王曰:“何为云水?”道人曰:“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纣王乃聪明智慧天子,便问曰:“云水散枯,汝归何处?”道人曰:“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出现。”

  龚一拂琴偏重拙,在梵海云僧里却是惊艳。

20 Oct 2013
 
评论(2)
 
热度(2)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