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荷的沉默


这是一朵荷花。

安安稳稳坐在郭庄的石阶下。

听嘈杂的声响,听世人心底嗡嗡的实话。

夸张地赞美,却暗自厌弃这山水的无华。

抖抖叶子,抖抖花瓣,

迎着阳光,纹上光明如画。


背靠着西湖水,灌濯,洗净身上的泥沙。

对面是空空的庄园,记忆里曾经人声喧哗。

苍老的胡琴,堂上寂寞地退作背景画。

历数往昔,岁月中无尽的咿呀:

白蛇,青蛇,和雷峰塔。

许仙不过历劫幻梦一场。

爱情分明是江南夜雨中的几簇烟花。

只有眼泪是真实的,

溶这一颗真心,热的发烫。

从初夏的荷叶上滚落,砸碎臆想。


莹润清透。金红和水碧摇晃着,从水底醒来。

看到她们躺在水底的石头上,千百年来仍在等待。

江南的西子湖边,依然人山人海。

鲜红的指甲,肉色晃眼。

荷花的眼里,

人比妖妖艳,妖比人纯洁。

青衫在哪里?布伞呢?再没有了烟雨缭绕的相遇。

湖水串成的珠子颗颗滑落,

绿色的绸伞支不起这个年代。


04 Aug 2013
 
评论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