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并蒂莲 文案

  故事的最初,他们是无忧的世家子弟,拥有一切:锦衣华服,朱门歌舞,还有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

  他送她一支鎏金点翠并蒂莲的簪子,笑说愿如此簪,并蒂成双。

  花下重门,她回眸一眼,眼底落满熠熠的星光。

  这是他们最美的年华,他想带她看遍锦绣河山。

  

  王朝末年,山河疮痍,边境烽火,生黎涂炭。他领兵出征,时值寒冬,铁衣落雪,马嘶霜天。她盛装立于妆楼,红衣如火,看他楼下打马而过。他眉间带刚毅的苦涩,紧握缰绳的手上,赫然一方绢帕,一角绣了一支盛放的并蒂莲花。她的夫君,是为了天下苍生,男儿本自重横行,她含泪却无怨。


  十年战火无边,焚尽了有情人指间的红线。

  叛军攻入都城,满城仓皇。她站在难民之中,愣愣地看着他黄袍加身,打马而过,一如当年。不过几日,巍峨的宫阙换了主人,她曾经的玩伴,她最爱的夫君,高高在上的帝王。她凤冠霞帔入宫,加封贵妃,跪拜如仪。

  他对她依然很好,看着她的眼睛也满是柔情。只是她从未发现,因为按规矩后妃是不能直视帝王的眼睛的,她只能端坐在侧,看明黄的地砖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听耳边陌生的口吻,却用着她最熟悉的嗓音。

  帝王无情,他和她都知道。

  新帝登基第三年,宫中丧事,勤政爱民的帝王破天荒罢朝三日,不见人影。据说死去的那位莲贵妃是十年前皇城最美丽的女人。据说她的爱人死在战乱之中,她入宫中三年未笑,郁郁而终。据说,她去世前褪尽华服珠翠,着一件大红色的民间喜服,乌发盘起,只戴一支鎏金点翠并蒂莲的簪子。

  她说,愿如此簪,并蒂成双,他等我很久了。她笑了,很好看,有那么一瞬,眼里重新闪烁起点点星光。  

  他握着手中泛黄的绢帕,并蒂莲的绣工早已漶漫不辨。他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可是他终于发现,最好的年华,十年前就过去了。

03 Aug 2013
 
评论
 
热度(2)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