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白宇】【总监和明星】 Ballad Selection 中

写在前面:

对不起大噶,一定是因为白宇太甜了。

这都是些什么水晶鞋、落跑新娘式的酸臭故事啊。

请不要嘲笑我!!我自己已经嘲笑过了!



正文:

Ballad Selection 上

Ballad Selection 中

一晃两周过去了。Mancos me市场宣传部基本做完了新一季度的推广策划方案,就差敲定代言人和活动档期。

 

两周里宣传部那叫一个乌烟瘴气民不聊生,而白总监却过得意外悠闲。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开大会训下属,就是在思考寻回意中人的101种方法。

其实白总监也不知道那个人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意中人,但惊鸿一瞥,就是念念不忘。

 

也可能只是被撩得肾上腺素激增,他郁闷地想,明明还是个不会喝酒的小鬼。

 

这一天,白总监正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头秃。

自那次相遇后,他又去了酒吧三回,却总是失望而归。平心而论,他其实并不知道怎样能再遇到他,但他的确很想再遇到一次。

 

他正烦着,市场部部长突然来敲门,抱着一叠资料进了办公室。他看了看手表,惊觉已经到了下一个会的时间。于是收敛起心神,指了指面前的转椅,微笑着说,“来了,坐。”

 

“白总监,这是目前接洽过的所有符合品牌形象又有档期的明星档案,请您过目。“

 

白总监看着眼前厚厚一叠资料,微笑逐渐隐去,“我以前是不是说过,我只需要一个结果?这么多资料,我没有时间看的。”

 

市场部长一愣,赶紧抽出最顶上的几页A4纸,往总监面前递了一递,补救般说道,“基本上已经定下了这位了,是刚回国的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男舞者,和我们的品牌定位‘优雅时尚’非常契合。”

“并且我们也和工作室接洽过,说是对我们品牌也很有好感,愿意合作,11月中旬到12月上旬都可以空出档期配合宣传。“

 

“芭蕾舞演员?倒是个很新颖的思路。而且,宣传期前后有舞剧上演的话,对我们的宣传也非常有好处。我看看。”

 

总监说着拿起资料页,然后,他又愣住了。

 

资料首页上印着的那张舞者的照片,正是那天酒吧里见到的年轻男子。

 

总监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

 

匆匆翻了一遍策划案,他抬头对面前的市场部部长说,“这个方案很好,我再仔细看看,有什么细节问题我们随后再开会讨论,不出意外可以定下。“他顿了顿,“做得不错。”

 

白总监极少许人,市场部部长顿时受宠若惊,暗自决定回去就给策划部全员加鸡腿。

 

那位舞蹈演员是旧金山芭蕾舞团唯一的亚裔首席,他回国的消息甫一传来,就在国内掀起了一阵热议,各大品牌的橄榄枝竞相朝他递去。说实在的,他们都没有想到,会那么容易就谈拢这个代言。

 

下属关门离去的一瞬间,总监的表情管理就立刻失控了。

 

他看着眼前的照片,和记忆里酒吧迷离灯光下那个喝他酒朝他笑的男子不同,照片里的舞者神情沉静而温柔,一身白衣独自立于舞台上,一束光照亮了他,把他和四周的黑暗隔开。照片下面一行小字,“芭蕾贵公子初登场,舞剧天鹅湖迎来新王子。”

 

总监突然就笑了。

 

他的心还从来没有跳得如此之快,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人。也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总监往下翻了翻舞者的名字,白允。

 

——居然也姓白。这分明就不是一家人, 不进一家门嘛。

 

 

十月中旬,传统芭蕾舞剧《舞姬》上演,主舞是旧金山芭蕾舞团前首席白允。

 

巨幅海报挂满了剧场四周。这部写于1877年比《天鹅湖》还早的舞剧,向来极少在国内演出,加之被外媒誉为芭蕾贵公子的白允主舞,演出消息出来后就立刻轰动一时,几乎一票难求。

 

首演当日,剧场里人如潮涌。

 

第一排靠近走道的位置就坐着总监,他怀里捧了一束花,很耐心地等待开场。

 

135分钟的演出过得很快,作为被业内评价为挑战难度最高的古典芭蕾巅峰,舞剧的男首席白允更是发挥得几乎完美而稳定。

 

《幽灵殿堂》里鬼魂似的“阴间”之民从舞台后部的一个于观众平行的长斜坡上,一步一个前俯身式阿拉贝斯克走下来,一共三十六个幽灵,白允在其中间几乎是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最高难度的一段独舞。

 

他轻盈而有力地跳跃着,悲哀而懊悔,就像一个真正失去爱人却又怯懦得不敢声张的武士。最后一个动作完成时,他稳稳地立于台前,微微俯身向观众致意。

 

全场经久不息的如雷掌声中,总监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优雅行礼的男人。

 

他实在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简直太美了,他的每一次旋转和跳跃,都轻而精准地点在了他的心尖。颤巍巍的,痒痒的,会上瘾。

 

他也拼命地鼓起掌来。

 

谢幕后照例是媒体采访时间和签名会。总监抱着花束,在剧场外面站了很久很久,才看到卸了妆换回常服的白允笃悠悠地一个人从剧场里出来。

 

居然没有工作人员随同,总监心想,这怎么行,这么大腕儿一点都不注意。

 

白允一出来就看到总监站在路灯下,怀里还抱了束花,清瘦高挑的身材十分惹眼。他弯了眉眼笑起来,几步朝他走过去。

 

“谢谢你来看我演出。“他开口礼貌地谢道。

 

总监从未想到他会先打招呼,一愣之下话都说不来了,只忙忙地把花束塞进白允的手中。

隔了一会才不好意思地笑道,”真的太美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花,送给你。”

 

“自我介绍一下,白靖。“

他顿了顿,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大明星笑起来,“刚才谢幕的时候我就看到你啦,你鼓掌得太用力,连花瓣都被你震落了几片。“

 

“刚刚在侧通道和签名会上都没有看到你,我想你一定不会走的,就出来碰碰运气。”他咧嘴一笑,满口白牙又晃晕了总监。

 

白允今天一身白衣,仿佛还是台上那个高贵的舞者,只有笑起来时依稀仍是总监记忆里惊鸿一瞥的模样。

 

他看着面前的大明星,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说得却是,“走吧,我请你吃饭。“

他说得随意,心底却十分忐忑。

 

“好啊。”大明星眉眼弯弯,温柔而轻快地应道。

To be continued.

(写完下就能完结了!因为尾声我已经写完了!!)

08 Oct 2018
 
评论(15)
 
热度(40)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