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巍澜衍生】【浮沉CP】白日微焰 8|设套

【罗浮生 x 韩沉】

罗浮生现代AU:岚市珑府夜总会幕后老板。背景复杂敬请期待。

韩沉黑盾组副组长,组长秦文泷,组员冷面、唠叨、周小篆。

罗浮生AU人设属于我。韩沉整体人设属于作者和我爱的北北。💗


久等啦,继续开更,谢谢你们的喜欢!っ💗


白日微焰 1|珑府

白日微焰 2|暗访

白日微焰 3|重逢

白日微焰 4|圈套

白日微焰 5|疑云

白日微焰 6|暧昧  

白日微焰 7|端倪

白日微焰 8|设套

 

黑盾行动组的办公室里,一大清晨就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执。
 

“秦队,我申请二次探查。”韩沉惯用的清冷语气,是秦文泷踏入办公室听到的第一句话。
 

年底警厅会多报告多,秦文泷本就每天睡眠不足,正惺忪着双眼,打算趁上午没事咪上一小会儿。

 

这下被韩沉一炸,他睁圆了双眼,上下打量了站在面前的下属身上还带着没有痊愈的触目惊心的伤,顿时勃然大怒。

 

“韩沉,你不要命了!我不同意!”

 

“秦队,我申请二次探查,请批准。”韩沉丝毫不受影响,不紧不慢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秦文泷举起手里的文件档案,几乎要戳到韩沉的脸上。他气得连手都在发抖。

 

“你耳朵聋了吗韩沉?!”

 

“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在珑府吃的闷亏。这么些年的经历,你活到狗身上去了!”

 

“是!你韩沉了不起,身手了得,胆大包天。”

 

“我警告你,这次你如果敢擅自行动,就等着接受处分吧。黑盾组你就别想待下去了,滚去守档案室吧。”

 

韩沉冷了一张脸,薄唇微抿,默不作声,但态度却非常坚持。

 

秦文泷看到他油盐不进的模样,气得一把摔了手里的档案袋。


小篆在边上看着情势不对,悄悄扯了一下韩沉。

 

“韩神,你别这样。秦队也是为了你好,连你和冷面哥那么好的身手都吃了亏,何况敌在暗我在明。听秦队的吧。”

 

韩沉还是不说话,一时间办公室气氛比十二月的空气还要冰冷。

 

 

黑盾组从来没有爆发过那么大的争吵,何况是鼎鼎有名不服管的韩神单方面被上司吊打。

 

一时间整个警厅都传遍了,附近办公室的警员都悄悄伸出头来围观。

 

副局长张建峰正好路过,实在看不过眼,走进来喝道,“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咋咋呼呼,还有点规矩没有。”

 

秦文泷和韩沉立正敬了个礼,却都闭嘴一言不发。

 

张建峰看起来脑壳疼,先对秦文泷骂道,“有话好好说,有点队长的样子。”

 

又转头教训韩沉。

 

“秦队说什么你就听着,别总搞自由主义。看看你身上的伤,别仗着身手好就敢硬上。你是刑警,动动你的脑子,别总想着动手。”

 

各打五十大板。两下消停。

 

韩沉怎么看也是挨了一顿训之后,又挨了一顿训。副局走后,他抬头狠狠地瞪了秦文泷一眼。

 

秦文泷气消了大半,看着韩沉难得吃瘪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

 

“韩沉啊,我知道你不甘心。你是谁啊,韩神——黑白两道都大名鼎鼎的刑警,还从来没吃过那么大的亏吧。”

 

“可是你看看自己,伤都还没有好,你怎么去探查,啊?”

 

“我们做刑侦这行这么多年了,行事冲动是大忌,是要出大事的。客观冷静公正,我们刑警队的宗旨,你还记得多少?”

 

“上次逃脱是你侥幸,这一次呢,上赶着被人活捉吗?”

 

韩沉眼里看着别处,依旧抿着唇不说话,但脸色已平和了许多。

 

秦文泷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提高了声音又扔下一句狠话。

       

“你小子要是今晚敢再去那咖啡馆探查,你就等着领处分吧!”

 

说完也不看韩沉的反应,自顾自走回自己座位上补眠去了。

 

 

当一边的世界处在光明里时,另一边总是沉没在黑暗里。

 

然而光明是因为有了阴影的衬托才格外明亮,而黑暗恰是有了些微细芒才不致彻底沉沦。

 

珑府的镭射灯就这样日夜不休地旋转着,把闪亮迷离的光碎碎地洒进黑暗里。

 

宽敞的包间没有窗,只有一道几不可察的暗门,里面坐了四个人。酒保,露露,那个叫T的年轻男人,还有罗浮生。

 

罗浮生放松地喝着酒。

 

露露横卧在酒保怀里,懒散地扯着他的衣领腻歪。

 

T依然远远地坐在角落里,面前一杯白水,左手从不离他的枪盒。

 

看起来放松又融洽。

 

光看这气氛,谁也想不到一场惊变正在暗暗地进行当中。

 

“生哥,你要留他到什么时候?”依然是露露的声音冷冷地响起来,“给我们透个底,也让兄弟们好有些准备。”

 

“不急。”罗浮生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杯中酒浆漾出一片浓稠的血色,“我等了整整十年,就是为了亲自送他上路。”

 

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但这路嘛,走也得走的漂亮一点不是?”

 

罗浮生左手边是个酒柜,里面摆满了名贵的酒。酒柜上扔了一把上了膛的枪,旁边是一部手机。大屏幕正亮着,在墙上投出一圈惨白的光。

 

屏幕上赫然一条黑色粗体字的短信——韩沉今晚二探咖啡店。

 

收件人一栏是让人玩味的空白。

 

“季子苌肯定也收到了。”说话的是T,语气难得有些重,“韩沉是脑子坏了吧,伤都没好还敢去,作死吗?”

 

又悻悻然,“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当年老子为了救他,差点半条手臂都废了。”

 

露露笑起来,“你倒是义气了,还拿他当兄弟。条子就是条子,他要真想起了真相,别说是你,就连他相好都得等着铁窗手铐过下半辈子吧。”

 

说着她斜睨了一眼罗浮生,只见他低着头,正取过手机在手上玩转,眼睛盯着屏幕上黑色触目的短信,眼神冰冷中透着杀意,并没有在听他们说话。

 

露露耸了耸肩,心知那个内应是戳到了罗浮生最疼最敏感的那一片逆鳞。

 

何况他本就该死。

 

罗浮生突然放下酒杯,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几声过后,一个阴柔的声音把电话接了起来,“喂,生哥?有事吗?”

 

“阿苌,收到短信了?”罗浮生声音沉稳,带着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

 

对面停顿了几秒,才轻而戒备地嗯了一声。

 

露露和T都忍不住坐直了身体,朝罗浮生看过去。只见他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看起来竟然有些狰狞。

 

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那么蛊惑人心。

 

“据我得到的消息,我们的老伙伴是有想收手洗白的意思了。今年换届选举,谁上谁下,成败都在此间。你不会忘记,当年他是怎么上去的吧?”

 

电话对面沉默良久,“你的意思是?”

 

“这条短信——是一个局。把我们都套进去,做他的垫脚石。”

 

听筒里传来很轻的笑声,“生哥,不会吧?这么些年,他的消息可从来没错过。”

 

“你是不是也看上了那个韩沉?我可不会霸着不放。”

 

罗浮生面上浮起讥诮,说出的话却如真正的兄长一般,“不过是希望你当心罢了。你什么时候见我缺过人?嗯?  ”

 

他又寒暄几句,挂了电话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又拿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

 

T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罗浮生淡淡地笑起来。

 

“你觉得韩沉今天真的会再探咖啡店?他有那么蠢?”

 

他左手顺过那把枪,摩挲着,一面接着说道,“上次暗巷那次堵截,他们事先并没走漏风声,可是一到咖啡店后门立刻就被围攻了。但凡有点脑子,都知道自己的行踪是被泄露了。”

 

“可他居然放出风声,要再探咖啡店。咽不下这口气?他韩沉何时变成沉不住气的楞头青了?”

 

T顿时露出了然的表情。


“所以你认定了韩沉在设套,抓季子苌再顺藤摸瓜摸出这个内应?而你,顺便套中设套,好让季方庆父子俩和他反目成仇?”

 

罗浮生没有作声,但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他的眼底终于露出深沉的仇恨来。

 

“我父母和养父的仇,他们迟早,都要付出代价。”



To be continued.

26 Sep 2018
 
评论(31)
 
热度(205)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