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2017-2018广西湖南游记 | 序

2017年末。工作几年来第一次痛快地请了九天年假,连同元旦假期和双休日,足足十六天,和父母开启了个游山玩水追慕先贤的小长旅。既是给忙碌工作了一年的自己的一个礼物,也是一个弥足珍贵的与父母共享的经历。

时间上既有余裕,便毫不犹豫地摒弃了现代人高速的旅游方式,不坐高铁和飞机,从上海出发,乘上绿皮车慢悠悠一路往南。游桂林、阳朔、柳州;道柳江转入湖南,宿怀化,游凤凰、吉首、沅陵、常德、借道长沙过岳阳、再由长沙回沪。

这一程真是不可谓不长。一路上汽笛声声,车轮滚滚,光上海到桂林一趟就花去二十四小时,旁人眼中大概是浪掷光阴的典型代表了。然而旅游本就是一个时间、空间、距离三者缺一不可的行为,从东海之滨的上海到遥远的岭南粤楚之地,如果没有漫长的期待和迢迢山水的铺垫,没有舟车劳顿的行路之难,想来即便如桂林山水甲于天下,于己而言也是不无遗憾和突兀的。

更何况,旅途既然漫长,就总会有意想不到的美景和收获。

比如这一趟上海-桂林的行程中,火车曾两次变向,车头变车尾,车尾成车头。看窗外大片土地呈现出褐红黄绿各种斑斓色彩,交叠渐次从眼前流过,真切地感受着自己随这列孤独而自由的火车,在广袤的中原大地上蜿蜒而行。

又如凌晨六点多在车上醒来,恰路过衡阳,东方曙光逐渐大盛。绿野群山间一轮鲜红却不刺目的太阳,使人感动于天地间即将降临的光明。路过永州时,空气灰灰朦朦,远处却隐隐山峦苍翠,借着眼前长空寥落,第一次一字一句读完了柳宗元的《永州八记》。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古人先贤的步履曾遍踏这山河辽阔却遍布沧桑的大地。他们春风得意过,纵马长啸于山林;他们穷途悲歌过,徘徊沉默于水滨。有人被时世铸造成为英雄,有人在风云倾轧中从此喑哑。然而山水会记得他们,记得他们走过的路和写过的诗。

如今寒冬腊月,我也从这山水间而过。山生枯木,水凝寒冰。这山水,又会怎样记得我。

是为序。



清晨在列车上醒来。日轮恰从山坳中升起,柔和的光辉还尚未刺目。

07 Jan 2018
 
评论(3)
 
热度(3)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