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夏模样

伴着闷热的梅雨季,时时落下的大雨,夏天终于来了。


去年夏天不在上海,于是就更加思念上海的夏天。上海的夏天,有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特别的味道。这味道是回忆和现世的叠影,是儿时绵延到如今的习惯。上海的夏天,就像一个让人安心的旧的午梦,梦里阁楼窗外花影摇曳,隔壁邻居低低说着无关紧要的闲话。


我记忆中上海的夏天,总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少一也会觉得遗憾。


六神花露水。


经典的六神花露水,几乎可以算是夏天最难忘的味道了。闷热的暑假,空气仿佛都热得凝固起来。吊扇开到最大档,搅起的风里也带着热浪。在热得让人吃不消的下午两点,跳进浴缸泡个冷水澡,一直到冷水都变得温凉起来。曾经最喜欢的,是在洗澡水里洒上一些花露水,普通的水瞬间就变得有趣起来,洗完澡后,肌肤上还留有薄荷、麝香和金银花交织的冰凉。此外在温水里兑上一些花露水后擦拭凉席,每个房间里都飘荡着特别的香味。更别提被蚊叮虫咬之类后的必需。这香味是装点夏天的门面,大概就是家和家乡的味道吧。


檀香皂。


刚入了梅雨,就去买了几块蜂花牌檀香皂。淡淡的檀香,萦绕四周,不仅驱散了外在的炎热,还压下了灼热的心火。为了这薄薄又典雅的檀香味,常常会去洗很多遍手,愉快地感受自己被冷香包围的感觉。总有一种仿佛自己是古代闺阁小姐的错觉,这香味是案上香炉里飘出的轻烟,是轻摇扇面上熏染的芬芳,是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衣香鬓影。


栀子


栀子是夏天的花。尤其是梅雨时节,闷热的天气蒸出栀子荡人心魄的浓香。夜间加班回家,地铁站出来走在小径上,两旁的栀子夹杂着雨后泥土和树叶的芬芳,构成一种独特的属于初夏夜特有的动人气息。自家的小区里也有很多栀子,好几年前有一回,父亲下楼倒垃圾,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朵盛开的栀子花来,放在一个盛了清水的白酒杯子里,拿来放到我的房间。说是看到被雨从枝头打落,就顺手带了回来。我一直觉得,父亲是个有魏晋风范的人,潇洒自在,风流暗存。那朵栀子,一直香了一个夏天。


绿豆汤


绿豆汤是母亲的拿手之作,是夏天除了西瓜外另一种代表性的食物了。绿豆和百合,煮出带有冰凉感的碧色,一定不要放糖,以免去素材本身之味。冷却后盛出来用瓷碗瓷勺子小口喝,合着窗外打在梧桐叶上的连绵雨水啊,那股子碧意直直沁入了心里去了。


这就是上海的夏天啊。


02 Jul 2017
 
评论
 
热度(2)
© 笑哥儿哟 | Powered by LOFTER